新闻动态
号贩子的经济学解释
来源:健康界   时间:2016-2-19

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有经济管制的地方就有黑市。

最近看到一份资料,全球范围内黑市交易总量竟然占全球GDP的 15%-17%,这个数字还是很吓人的: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全球GDP占比也只有12%左右。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庞大的黑市行为产生的诱因只有两个:商品本身受管制(毒品、武器、人口),商品价格受管制(烟草、酒、刚上市的iPhone)。

人类历史上经历的最严重黑市行为发生在 二战结束前后,由于当时几乎所有参战国都实行了“战时经济管制”,连财大气粗的美国人都要凭票买日用品。战败后的德国连稳定的货币都没有,香烟成为主要的货币单位,居民生活主要依靠与占领军的黑市交易维持。当时的背景是,各国地下市场蓬勃兴起,战后重建力不从心。而1948年7月德国经济学家路德维西•艾哈德大胆推行“货币改革和取消经济管制政策”,一夜之间造成了市场的物价飞涨,但是到1950年随着生产者的信心稳定,商品供应已经上升到对内平衡,价格回稳,1955年德国经济已经超过战胜国英国和法国。艾哈德被称为“德国经济奇迹之父”。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黑市本身不是病,好比发热只是个症状而不是疾病本身。如果不严重甚至不需要治疗,比如演唱会门口卖黄牛票还上升不到社会问题;如果黑市很严重,那一定要在经济管制上找病根儿,好比高烧持续不退那也不是物理降温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最近,关于改善公立医院门诊就医秩序,北京市卫计委推出八条措施,其中有一些确实是符合经济学原则的,比如“层级转诊”、“专家团队服务”等都是开源节流、减少浪费的明智之举。但是针对打击号贩子那几条:“严格加号管理”、“加强宣传引导”、“举报和处罚制度”等,隐隐约约让人嗅到了“战时共产主义”的味道 ——“各村各户不要留余粮,投机倒把抓一个杀一个”。

其实,只要肯把扭曲了几十年的挂号费定价回归本位,减少号贩子的获利空间,让超负荷工作的门诊医生多一点心理安慰,就会有更好的效果。

当然,“涨价”不是卫计委自己说了算的事情。“三医改革”说了这么多年,门诊挂号的问题就联动改革一下吧,总比动用“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好一些。

至于卫计委的良苦用心在具体执行层面荒腔走板,以至出现了“不限号”的说法,确实看不懂。公立医院门诊秩序问题的根源就是门诊服务供求缺口的问题,如果一个“不限号”就能解决此问题,大家这些几年改革都在忙什么呢?

真的想起一句老话:“何不食肉糜?”

 

Copyright © 2017 Goodwill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3005 (京)-非经营性-2009-0021 法律条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