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芝麻信用与信息化领域的大数据红利
来源:e医疗   时间:2015-9-23

e医疗专栏作家:朱杰

北京嘉和美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市场总监

 

作为一个70后,从我们有能力上街打酱油参与市场经济开始,就在目睹国内经济的高速发展。过去的三十多年中,这种发展如此线性,以至于我们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后有点不适应。这一方面来自人口红利的消失和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另外一方面来自于不可持续的环境代价和日渐畸形的资源市场价格。简言之,我们还能看到经济的增长,但伴随增长的幸福感提升和稳定的安全期望却烟消云散。

其实,从2010年开始看好国内经济发展的宏观经济学家都将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增长的转变上,即由依托“人口红利”转向借助“制度红利”的增长。既然我们已经不能像前三十年一样通过增加劳动投入、扩大资源消耗创造更多的财富,那么我们可以通过减少制度上的不合理束缚、创新产品和服务模式来支持社会福利的最大化改进。而实践中“制度红利”的转化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新技术的出现,以及审时度势的执政者利用新技术契机来对旧有体制的突破。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从2000年前后开始启动的电信改革,借助数据宽带网络的南北拆分和3G牌照发放,我们成功地建立了三足鼎立的电信营运商市场,实现初步竞争降低了电信费用,手机、宽带、移动互联网成为百姓能够承担得起的日常消费。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淘宝、京东等电商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原有的生产、批发、零售体系的严重低效率,电商的自发革命实现了“制度红利”。而制度红利依托“大数据技术”的实现,会来得更加暴风骤雨。

中国人民银行在2006年就成立的征信中心,从各个商业银行系统中获取个人的信贷记录生成个人金融征信报告。但是由于征信中心事业单位的性质所限,如此有价值的数据基本不为人知,大多数国民是在办理个人住房贷款的时候才在商业银行那里看到了自己的《个人金融征信报告》。由于其晦涩难懂的内容和罗列各种轻微违约记录(某年某月延迟信用卡还款等等)的特性,被人戏称为《个人金融犯罪报告》。8亿多自然人金融征信数据就这样被荒废了10年。

2015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对首批八家公司开放了金融征信数据,很快人们体会到了自己征信数据的价值。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是上述八家公司之一,芝麻信用利用央行征信中心提供的基本数据以及支付宝、蚂蚁金融中积累的个人交易记录建立了对个人的金融信用评级。此评级分数不但可以支持联盟商户在租房、租车等业务中的免抵押操作,甚至可以用来直接申请申根旅游签证,没错,欧盟国家信任芝麻信用评分!

大数据时代,一个制度的微小改变,带来的是整个数据积累、清洗、利用、转化产业的兴盛和对周边商业机构的推动。

8月底国务院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的经济学本质就是在更广泛的行业领域中开发和实现“大数据”的“制度红利”。作为一个集中管理的社会,行政管理层面多年累积着大量经济民生数据,目前这些数据或封闭或割裂地散布在各个系统中。纲要的计划是在5~10年内实现这些数据的集中、开放和产业(行政)应用。

以征信数据开发价值链为例,此纲要至少为三个行业创造了财富扩张的机会:一是数据的产生者,目前央行的征信中心是向商业银行购买个人借贷交易数据的;二是数据集中清洗者,央行的征信中心是事业单位但是个人征信报告是付费查询的;三是数据消费者,芝麻信用有能力通过自己的生态系统将个人征信数据转化为量化的个人信用分数,并且带动下游销售服务联盟对信用人群的商业行为,由此获利。

医疗卫生信息化作为纲要重点提及的行业领域,如何再现金融领域的“大数据制度红利”?我们还有5~10年的时间去尝试和实践,那些多年来在医疗数据处理方面有积淀的企业应该能够找到自己的未来之路。

 

Copyright © 2017 Goodwill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3005 (京)-非经营性-2009-0021 法律条款 | 联系我们